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兩月見分曉的回顧 ——愚蠢邪恶之人幫陳寶恆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轉發:兩月見分曉的回顧 ——愚蠢邪恶之人幫陳寶恆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佛弟子:拉珍


       邪師陳寶恆生,叫囂“兩月見分曉”整垮佛教,會正式宣佈恆生派成立。於是在法國、台灣、香港、泰國召集佛弟子,進行诬蔑诽谤、灌輸洗腦,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邪教徒。陳寶恆生憑空編造散佈諸多誣蔑誹謗莫須有的罪名和謠言,破壞佛教。其妖孽行為惡劣到了把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維摩詰聖尊、第三世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像取下侮辱,乃至絞碎,並公開違背釋迦牟尼佛經書規定,抗經辱佛,如佛經中關於五明、法報化三身等法義規定,陳寶恆生邪教方反其道而行之,強行違經抗教,不但不遵奉執行,反以極度侮辱強加的立場誹謗南無釋迦世尊所說法,他們已經造成闡提無間阿鼻地獄罪,誰與之相近,同擔共罪。短短兩個月,陳寶恆生已經徹底撕開了他的人面畫皮,現出了邪靈恐怖之猙獰!他原本還帶著聖者假面具以邪充正,迷惑著信徒們,只可惜他組織挑選了幾個文理經教不通的人,為他的邪教妖言行文,結果正是這些人把陳寶恆生暗藏著的邪靈面目挖了出來,曝了大光。陳寶恆生啊,陳寶恆生,是誰讓你到了今天逃竄跑路的下場?是你的邪教妖孽本質造成的,是你啟用了三藏白癡、盲筆愚聰的笨蛋們造成的!
陳寶恆生邪教派的弟子,趕快離開邪教,當下遵奉釋迦牟尼佛經教法義,若不按佛經執行,而依陳寶恆生的邪教對抗佛教,不但自己會遭惡報,且帶及全家不幸。
現在讓我們來粗粗回顧一下陳寶恆生的愚蠢盲筆弟子們為他說了哪些好話,寫了些什麼好文,助成了哪些自爆邪惡的大好成果,幫他快速挖掘好了墳墓。
1.陳寶恆生在其盲筆弟子的協助下,發表“關於世界佛教總部公告的說明”一文,把《楞嚴經》當作擋風墻,揚言要帶領弟子深入經律論三藏,回歸本源。
——結果,招來為了證明他是否夠格帶弟子深入三藏、是否懂三藏,陳寶恆生的經律論百題開卷考試成績被公佈,100分的考題,陳寶恆生共得18.5分,有47題空白,一句話都答不出來,對三藏一竅不通,連18種心識的相互關係都一無所知,根本不懂《楞嚴經》在講什麼,暴露出陳寶恆生極低的智商,且是誑惑眾生的邪惡妖人,自立邪教恆生派,門下弟子均自稱“恆生弟子”,不稱自己佛弟子。
2.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發表言論叫囂世界佛教總部陷害他,說他經律論考試18.5分的成績是假的,要求公開答卷。
——本來世界佛教 總部並未打算公開陳寶恆生的答卷,他還可以稍稍保住一點顏面,但經陳寶恆生及其盲筆弟子這麼一鬧,招來陳寶恆生的兩題親筆答案截圖被公開。這份親筆截圖中,陳寶恆生分不清普賢王如來和普賢菩薩,把普賢王如來說成是坐六牙大白象的普賢菩薩,實在荒謬無知!更完全不懂密宗灌頂是什麼,徹底就是一個三藏白癡、佛教外行。
3. 陳寶恆生以大聖者自居,他的愚蠢弟子們也不斷吹噓他不是凡夫。
——結果,招來印證,陳寶恆生根本不符合佛經中南無釋迦牟尼佛所說鐵規:聖者菩薩從五明中見。陳寶恆生一明都沒有,他和他的盲筆愚蠢妖徒說對了,陳寶恆生的確不是凡夫,而是一隻謗佛毀法的孽畜。
4.陳寶恆生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如他。
——自然就招來眾人深思,既然羌佛不如他,他為什麼要拜羌佛為師27年呢?並且在弟子們面前大肆恭贊羌佛全世界只有一個!是啊,羌佛確實符合佛經鐵規,五明達到最高境界,前無古人!!!羌佛慈悲無與倫比,是佛教史上唯一發願終生不收供養、只義務服務大眾不收任何報酬供養的巨聖。祂得到的認證書、附議文,是佛史上最多的一位,前無古聖,是鐵證如山的佛陀。相反,陳寶恆生,除了鑽營騙財騙色,邪惡害生以外,就是一個百無一能的佛教門外漢,換句話說,是一個明擺著的白癡邪靈!
5.陳寶恆生和他的愚蠢盲筆邪徒,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如果是佛,為什麼不把世界上這些人都渡了讓他們成就?
——這個說法給外行聽來好像有道理,是否認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陀,而第三世多杰羌佛將無以言對。其實,錯了。羌佛只會覺得汝等幼稚無知,不堪勝解。實際上他們的惡毒用意是直指釋迦牟尼佛,誹謗釋迦世尊!言下之意釋迦牟尼佛不是佛,如果是佛,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早就把人們渡化成就到佛國了,現在這世界上早就沒有人了!這批妖孽惡毒囂張到否決佛陀,對抗經藏,違背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違背因果、違背修行原則,一派迷信邪教之說!連成就必須依自己的修行學佛方能解脫都不懂,完全是邪教神棍巫婆之說,沒有佛教正理,不沾佛教的邊際!
6.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發表文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要看買畫單據,才接見弟子。還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收供養,世界佛教總部、聖格講堂、文化藝術館等機構收供養等等。
——結果,招來薛梅等原陳寶恆生弟子揭露,陳寶恆生指使王美英、林燦利等親信強行規定他們,如果要買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必須先供養超過畫價一半的錢給陳寶恆生,說是供養上師第一。原來陳寶恆生鼓動弟子買畫的根由、目的,是藉買畫見佛的騙局,而強奪那些經濟較寬裕的弟子手中的錢!
同時,更招來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發誓證詞,證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未在接見佛弟子時要過任何買畫單據,也從未收受過供養;也招來世界佛教總部、聖格講堂、文化藝術館公開表態,坦蕩歡迎任何捐贈者隨時查賬。
陳寶恆生用的這些愚蠢邪教徒,把騙錢、造謠、誹謗三個罪名,一巴掌全扇到了自己臉上。
7.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誣蔑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返老回春是假的,說因海聖尊圓寂的聖跡是假的,說是陳寶恆生帶去美國的玻尿酸造成的。
——結果,招來醫學美容專家、醫學院士江嘉阿旺扎巴仁波切發下重誓證明,陳寶恆生帶到美國的四支玻尿酸,是陳寶恆生打算人工變帥哥為自己買的!但江嘉仁波切出於對陳寶恆生人品的不信任,一直沒敢為他做這個美容。仍然存放在診所冰箱里的四支玻尿酸的圖片也被公佈出來。
陳寶恆生這真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把自己的臉丟盡了。
8.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斷章取義借虛雲老法師說《楞嚴經》全經前後所說,著重在一個“淫”字。
——結果,招來王嘉蓉到香港警局報案,揭發陳寶恆生的色狼淫棍真相,在視頻中痛斥色狼淫棍陳寶恆生的殘忍,並發重誓證實。
 9.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發文瘋狂攻擊王嘉蓉在香港警局控告陳寶恆生性侵是假話。
——結果,招來王嘉蓉拿出了更為詳盡的種種鐵證,爆出陳寶恆生令人作嘔的色魔面目,還公開視頻邀陳寶恆生與她一起發毒誓證明真假,並賭定陳寶恆生,如果沒有這件事,就去法庭提告她嘉蓉,但陳寶恆生至今不敢露面發誓,不敢去法院告狀,坐實了他的姦淫惡行,並且,還連帶扯出了陳寶恆生之妻饒真真出軌的錄音證據。這下,陳寶恆生應該很滿意他那些愚笨如豬的妖孽弟子了。
10. 洪鐵生的文章《想都不想提的恆生:無盡的壓榨和奴役》發表后,陳寶恆生的蠢徒們叫囂說,根本不是洪鐵生受不了離開,而是陳寶恆生早就把他開除了。
——結果,招來八十歲的洪鐵生教授悲憤難平,請洛杉磯劉龍珠律師代表他夫婦二人和另4位受害人,向陳寶恆生提起民事、刑事雙重起訴,並已向洛杉磯警署報案。
11. 陳寶恆生指使社會上的小混混深夜闖入洪鐵生夫婦家,威脅他們如果再告陳寶恆生就殺他們全家。
——結果,招來洪鐵生夫婦立刻報警,警察局正式立案追查,混混嚇得奪命逃跑,魂不附體。洛杉磯媒體爭相報導陳寶恆生對洪鐵生夫婦進行死亡威脅。陳寶恆生厲牙撕嘴顯露出他窮凶極惡的面目,現出邪靈真相,然其下場卻是自招惡報,暫時逃竄洞中,嚇得全身哆嗦發抖!一當露出尾巴,必被擒獲,繩之以法!
12.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在他們的邪文中,隨時提起因果,一直以明信因果自居,卻不通教理而說出了對他們上師的現狀無能為力,沒有能力保護他們上師等等。
——他們說的話,恰恰暴露出是一群不懂經教、不明因果的佛教外行。因為很簡單,既然明信因果,就該清楚,你們上師若是犯了某罪,自當受某惡報,若沒犯某罪,任何人也害不了,無論你們有能力沒能力、保護或是不保護,都不可能左右其善惡因果的自然成熟顯報。汝等邪徒,還好意思唸佛菩薩加持保佑!不錯,現在陳寶恆生遭到兩個月見分曉的發願惡報,就是你們唸佛菩薩得到的加持,因為佛菩薩必定助善滅惡,這才是如影隨形的因果之道!!
13. 陳寶恆生的那些愚蠢盲筆弟子,發表“恆生仁波切弟子要說的話”多篇。
——結果,僅這些邪文的標題,就清晰無比地公開證實了他們是自立門派的恆生弟子,而不是佛弟子了。
同時,招來王嘉蓉爆料陳寶恆生私下對他坦露的真實想法,世人方知,他對佛教造反,取下佛像金剛像絞碎、焚燒經書樹立邪教派的根本緣由,是因為他害怕世界佛教總部點名年審他,想造反獨立以避自己的凡夫邪惡、騙財騙色的真相曝光。王嘉蓉還爆料陳寶恆生私下對她說的心裡話:“如果所有弟子都變為佛弟子,那我算什麼?我這麼多年辛苦經營,算什麼?”
陳寶恆生這群愚蠢邪惡徒兒們一篇一篇“要說的話”,結果說出的是陳寶恆生害怕眾生成為佛弟子、害怕自己的波旬子孫殘害眾生的業務經營不下去,害怕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再次當眾說他是騙子!
14.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又搬出王敏的判決書,指出王敏已于2013年10月背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陳寶恆生和王敏一樣,是因為背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而遭到了陷害。
——結果,這一說法不僅公開了自己是與王敏同類性質的詐騙犯,更是招來王敏妻子潘靜安拿出一份提供給律師的證詞,證明2013年聖誕節她還親自開車帶王敏前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住所求法,2014年1月王敏還在建立美國的法音服務組,而王敏直到2015年5月被抓的前幾天還對潘靜安說這輩子都不離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謂2013年背離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就是編造的謊話。
陳寶恆生和他的邪教愚蠢弟子們,又把一盆髒水潑到了自己身上。
15.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造謠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虛弱得連20斤重的箱子都拿不動,不是佛陀,他才是大聖者。
——結果,招來陳寶恆生邪靈自爆凡夫虛殘不堪相。南無羌佛以六字大明咒在百餘人面前上供金剛杵,單手舉起110斤杵過肩,一咒音一舉共舉七次。當場對比,從一千多人中挑出20歲以上,比羌佛年齡小的中西方壯男30多人,無有一人能勝羌佛之力!大家應該真正想一想,第三世多杰羌佛年長於眾,而力勝群男,僅憑這一點,是什麼概念?難道羌佛是常人嗎?常人做得到嗎?更何況羌佛符合經藏,五明高峰頂尖,佛史無雙,眾聖認證古佛真身,史無前例,大悲發願永遠利生,不收任何供養。相反,陳寶恆生不僅設多種名目花招收供養,而且大把騙財騙色,只會用幾句空洞禪語迷惑於人,故弄玄虛地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以前的一切就讓它過去了,從今天開始,重新做起”等等,乍一聽還誤認為高人再世。哪知道他是假的,裝出來的,他誹謗自己的師父羌佛時,什麼都能憑空亂編造誣蔑,這就是他說的從今天開始放下嗎?他用虛雲法師與他對比,虛雲法師六塵不染能放下一切,雖未達五明高峰,但至少可以幾個月不吃不喝,陳寶恆生七天不吃就得餓死,盤腿打坐都不行,三個時辰六小時都坐不了,不但意念散亂身體會動,六小時后還自己爬不起來站立,不信你們就讓他試試,他故弄玄虛的說辭,是裝樣子說假話騙你們的!!他放不下騙財騙色,放不下美女送餐吃生猛海鮮,他是破五戒的典型,戒戒慣犯!一個62歲的老人滿臉皺紋斑點,卻不倫不類強行穿年輕人時裝,戴超級名牌手錶、名牌皮帶,穿名牌尖頭皮鞋,燙一個土阿飛頭,滿身的惡濁流氣;他騙財騙色、編寫邪惡守則、控制弟子;他虛殘的身體,八十斤的杵都上不了肩,不合佛經規定,一明不具,是一個地道典型的三藏白癡!所以,你們看看,他到底是聖者還是凡夫邪靈呢?
16. 陳寶恆生放初醒金剛力錄像,來冒充內密灌頂。
——結果,招來印證,要陳寶恆生這個闡提,把金剛丸放在離他一丈五尺遠的弟子手中,無論陳寶恆生修什麼法,金剛丸必定一動不動,成為死丸!陳寶恆生若是不服就當眾試一下!他當然只能找藉口說辭,就是沒膽試!因為他已經失掉了佛教的傳承,餘下的,只有魔術騙人,騙外行愚人!
17. 陳寶恆生弟子發表落款“恆生仁波切開示,紅蕾記錄”的文章,題為“當我說我是佛弟子時”。
——結果,招來網友們當即拆穿,那是抄襲的一段網路流傳的別人的詩,根本不是什麼陳寶恆生開示。剽竊的低級醜陋又被這個愚笨的紅蕾抹到了陳寶恆生臉上。
18. 陳寶恆生令其弟子楊紅蕾(宏雷),發表聲明單方面終止《古佛降世的背後》一書的所有發行授權。
——結果,招來不久前才勝訴讓蘋果公司賠款一億美元的張澤平律師,代表禾年出版社,向楊紅蕾追討一千萬美元的損失,並曝光楊紅蕾在書中發誓賭咒的擔保,讓人再次翻書,終究看清她在說什麼。
19.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發邪文說喜饒傑布、喜饒根登、丹增洛日相繼出問題,現在又是陳寶恆生,這麼多弟子有問題,師父也好不到哪裡去。
——結果,暴露出了陳寶恆生等妖孽謗辱釋迦牟尼佛的罪行!因為他們的意思,無疑是指釋迦佛陀座下,提婆達多、善星、滿宿、馬師等及其他五百比丘謗佛,如此眾多的弟子變壞,釋迦佛陀也好不到哪裡去!
20. 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在邪文中,洋洋自得一位弟子割肉供給陳寶恆生,還說,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那麼多弟子,怎麼不見有誰割肉供養呢?
——結果,陳寶恆生的愚蠢邪靈弟子們,就用這一條,撕下了他們偽裝成佛教徒的假面具,露出了殘忍猙獰的妖孽真面目!羌佛堅決反對傷害眾生,而陳寶恆生則以割他人身上肉為榮,與商紂王、蘇妲己同出一穴,是以啖食人肉為樂的惡靈兇妖!
21.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提出一堆問題,問哪部經有說蓮花生大師有回春法?哪部經又說了維摩詰聖尊是多杰羌佛第二世?哪部經典又講彌勒佛和釋迦佛陀曾經是師兄弟關係?多杰羌佛真身是什麼身等等。所有提問中去掉了對佛菩薩的尊稱直呼其名,還引出幾段《楞嚴經》原文要求為其说義。
——結果,陳寶恆生的邪教弟子,這群愚蠢盲筆妖孽,又以實例證明了他們辱佛慢法的闡提重罪,招來佛弟子宗正以《原則的奉告》一文,列舉米勒日巴祖師向瑪爾巴大師求法、禪宗二祖慧可大師向達摩祖師求法、虛雲法師拜五台山見文殊菩薩等等公案,徹底證實了他們沒有恭敬心,是沒有資格得到佛法勝解的妖孽。
22.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搞“一日一問”,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
——結果,招來佛弟子宗正要陳寶恆生先正名,要他拿出聖量,證明自己有評說法音的資格和身份。要他證明他的體質、證明他的智慧、證明他的道量。只要陳寶恆生單手能上75斤的金剛杵供佛,只要陳寶恆生能拿出五明中的兩明,或者只要能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韻雕“一石橫驕”的1%的部分做出來,便認可陳寶恆生是候補聖者,認可陳寶恆生有評說法音的一點資格,並將破格把陳寶恆生及其愚癡弟子提出的問題一條不落全部引經據典答出,如果宗正拿不出经藏密典伏藏之据,就断臂谢罪拜陳寶恆生為師。時至今日如何?陳寶恆生的烏龜腦袋,縮進殼中,還閉上了眼,完全不敢正視宗正提出的降低到最低限度的三條,可想這陳寶恆生凡夫無能到了什麼程度!
23. 陳寶恆生的邪教愚癡弟子,在邪文中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陀,因為沒有三十二大丈夫相。
——結果,招來釋證達上人引經據典的文論,將陳寶恆生及其盲筆蠢弟子駁得體無完膚,讓人徹底看清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是經教外行,連佛教基礎知識都不具備,只能在背地裡如豬狗一般嚎叫破口大罵三寶,罪上加罪!按佛說《佛藏經》鐵規,這些人已屬夠格的滅擯對象!
24. 釋證達上人發表《略說佛陀三十二大丈夫相和羌佛然何於相》一文,引用釋迦佛陀經文詳解佛陀報化二身的區別,及凡夫眾生為什麼看不到佛陀報身三十二相、看不到佛陀的八大自在身,講解釋迦佛陀為什麼規定佛菩薩必須具備五明。但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仍然叫囂此文是妄語,叫囂佛陀三十二相及八大自在身就是為凡夫眾生而顯,並辱罵金釦一段聖德釋證達法師。
——至此,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撕掉了他們披在身上的佛教外衣,扯下了“回歸三藏”這塊遮羞布,坐實了他們的邪教本質!因為他們明明清醒地看到了證達上人引用的是佛經,他們已經了解了法報化三身的法義是來源於釋迦佛陀說法的佛經,但是,他們依然反對侮辱,直接誹謗經文,直指釋迦佛陀妄語,辱罵佛陀和僧寶。此時他們已經不是愚癡的性質,而是魔子魔孫的猙獰兇相原形畢露!終於,他們的邪教本質,由他們自己揭開宣告,公諸於世人,大曝于天下!
把這兩個月概略回顧下來,的的確確如陳寶恆生所說兩個月見了分曉,陳寶恆生得到了現世惡報應,讓世人明確知曉了陳寶恆生及其邪惡詐騙集團斂財騙色、禍國殃民的真相,明確分清了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反佛教的魔子魔孫本性。經云:“破戒比丘不樂修道,修道比丘不逆佛語。”而陳寶恆生等妖人,邪惡慢心,謗佛法僧,大逆佛語,不按經行,而依妖說。因此,大批的原陳寶恆生弟子紛紛遠離這邪師,回歸了佛教,而邪靈陳寶恆生自己也已經畏罪潛藏,不見蹤影了。陳寶恆生與佛教分道揚鑣後建立的邪教“恆生派”,是由陳寶恆生等極少一小撮辱佛謗法、違經抗教、絞毀佛像金剛像的闡提恆生弟子組成。陳寶恆生及其愚蠢的妖孽弟子,用他們自己的意念、行為、語言三業付諸於文,在短短兩個月的文論中,不自覺地徹底暴露出他們是異別於佛教的魔子魔孫,他們是謗佛辱法害眾生的邪靈妖孽。陳寶恆生啊,我實在可憐你,你繼續用這些禮法低賤、心地邪惡的經教外行,繼續用這些文筆拙劣、思路混亂、愚蠢到極點的邪徒為你寫下去,他們只會更全面、更徹底地幫你暴露出你不通三藏、招搖撞騙、色心成性、對抗佛教、違經慢法、欺師滅祖、誹謗正法的惡棍邪師本質,他們只會更快速地挖掘墳墓埋葬你陳寶恆生!說實在的,這不能怪你那些邪徒,他們只有那麼低劣的程度,你就是再讓他們把身上的肉割下來供養你吞哼下酒,或者打死他們也沒有用的,這是你這個邪師的問題,更是因果的使然!
儘管陳寶恆生及其邪惡弟子已經壞到無法想象的地步,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盡其一切誹謗侮辱,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不計較。到今天,拉珍跪拜羌佛請益時求問:“可否將邪師陳寶恆生等謗佛法僧的非釋種子妖孽們,按釋迦牟尼佛經書鐵定法旨進行滅擯?”羌佛說:“我十分慚愧,只能祈請南無佛教教主釋迦世尊,望能再施大悲釋罪於陳寶恆生及其造罪同夥。”羌佛接著说:“屬诸非善人等,恶业因果使然,若違國法,自招國政法律處置,佛弟子們無權施行制裁,善益公民為是。我佛世尊大悲無量,只要他們還願意改惡向善,不再傷及眾生利益,按佛經教、戒律行持,請世尊念及當初答應波旬魔王之請,對他們魔子魔孫再度施以教化,可否仍舊接納他們為釋種子,暫不滅擯,望給機會強加教化成其善類,可好?”
你們看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到現在還是什麼態度對待你等非善類孽畜之言行。而汝等妖物,是如何“違逆佛語,但生嗔恨驕慢狠戾,惡邪慢心謗佛法僧”,又是如何污衊造謠羌佛迫害你們。汝等可知,如果真是羌佛動言,豈是你等可堪承受!實在不知好歹!邪教徒為什麼就生不起一點點敬重佛經、按經教執行的心呢?為什麼就不願意改惡向善呢?如果不是考慮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向世尊求情請諒汝等,我們現在就會按照南無釋迦佛陀經書規定滅擯你們這些非釋種子之闡提妖孽!
這並非本人虛構,更不是扣帽子、打棒子,而是釋迦世尊有說法,正是對陳寶恆生等妖孽邪類的活生生寫照!在《佛藏經》中,南無釋迦世尊有嚴厲鐵規,世尊說:『舍利弗,如是上妙無比之法,破戒比丘乃生嗔恨,於說法者心多不信。得聞如是佛所說經,違逆不受,而作是言:「此非佛說,教語餘人。」何以故?破戒比丘不樂修道,修道比丘不逆佛語。此皆破戒愚癡惡法,謂心不信違逆佛語。如是比丘自知有過,但生嗔恨驕慢狠戾,惡邪慢心謗佛法僧。舍利弗!隨此比丘聞是諸經違逆不信,心不通達無上菩提,教語諸人:「非佛所說」。舍利弗!佛說是人則為謗法。以謗法故為非沙門、非釋種子、應當滅擯』。
滅擯之滅,即滅除、消滅之意;擯,為棄絕、令之消失無踪。也就是徹底消滅之意。在《佛藏經》中,“謗佛法僧”、“佛所說經,違逆不受”者,南無釋迦世尊定為非釋種子,應當滅擯。那麼,憑什麼說陳寶恆生及其門人是非釋種子呢?其他罪大惡極暫放一邊不說,就僅憑他們所造的十分之一罪孽,指使弟子絞碎諸佛之師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及十大金剛像,和違背佛所說五明,公開抗斗佛說法報化三身法義,破壞《金光明最勝王經》《菩薩地持經》,破壞《瑜伽師地論》《瑜伽論》《莊嚴經論》《因明入正理論》,破壞《合部金光明經》等等,並“教語餘人,非佛所說”,誹謗佛法僧,就已經成為非釋種子了,何況他們的其他諸多闡提罪業,他們已經不是被呵斥責罵的份,而是早該滅擯!
現在,我們面臨的難題是:我們要不要即刻按照釋迦佛陀的決定,將陳寶恆生及其邪徒滅擯?陳寶恆生及其妖孽邪徒,公開誹謗佛弟子們不慈悲,因為罵了他們、檢舉揭發了他們。不知好歹的東西!我們不是不慈悲,而是對你們太慈悲,我們做得太不夠了,我們沒有按釋迦世尊法旨實行。我們早就應該依世尊經中規定,對你們實行滅除擯絕,才是真正釋迦佛陀的教戒奉行弟子!是的,佛弟子當遵奉釋迦世尊《佛藏經》中的鐵規,將你們這群謗佛法僧的非釋種子滅擯!然怎奈,我們遇上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過度大悲,已向世尊請求釋罪於汝等。如遵奉世尊之教實行,那必須现在就將陳寶恆生等妖孽滅除擯絕,如果按羌佛的意圖,就該暫放你們一馬,給予機會讓爾等非釋種子謗佛法僧之孽畜們改惡向善,暫不滅擯。到底該如何做,這讓我們實在兩難!
我之淺見認為,陳寶恆生及其同類,雖然你們常時違逆佛語、惡邪慢心謗佛法僧,屬非釋種子,應當滅擯,但同時也要告訴你們,佛陀不會捨棄任何一個真心懺悔改過的眾生。你們雖然是波旬魔王的子孫或盲同妖類,但只要徹底發自真心地懺悔改惡向善,也是有救的。這就是為什麼釋迦佛陀不拒絕波旬魔王請答,願纳其子孫入於佛教,施以教化。
同時,拉珍建議學佛修行的佛教徒們,注意一個原則大事,如果陳寶恆生等妖孽,繼續為惡不善,我們是佛弟子,應當馬上遵奉南無釋迦牟尼佛的法旨,按《佛藏經》中世尊的規定,對繼續抗經害生、欺師滅祖、謗佛法僧的陳寶恆生妖孽們,實施“非釋種子,應當滅擯”,否則我們就成了違背釋迦世尊法旨,成了抗經罪人,不但不能福慧圓滿,不能成就,且無疑必定墮入三惡道中。為什麼?因為明知《佛藏經》規定,而陳寶恆生等又不改惡向善,這種情況下我們還不按釋迦世尊的做,當然就是公開違背釋迦世尊的經教,必墮三惡道。當然,我們也要尊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佛弟子們只能遵奉善益公民的本份,無權對任何人施行制裁。羌佛如是大悲,我們雖無權制裁他們,但是,佛弟子們可以把他們恐嚇你們、奴役你們、騙財騙色的犯罪事實交給警察公安法庭,由法律來滅擯他們!!這也是一個善益公民應盡的義務和職責。
我們還要引起注意的是,那些被陳寶恆生邪師詐騙集團騙了錢的人們,應該讓他們把你們被骗的財產退還給你們,否則你們的錢財就成為支持妖魔邪靈,這罪業就太大,永遠都洗不清了!
當然,陳寶恆生等人若公開真誠懺悔,改過欺師滅祖、謗佛法僧、絞碎佛像等罪,願意徹底改惡行善,那是可以諒解的,這正是羌佛求情於釋迦世尊望再給機會教化成其善類的道理。

陳寶恆生及其同夥,你們的命運隨你們的因果自己掌握,誰也改變不了,旦勸你們好自珍惜,改惡向善,遠離邪教,步行正道,為國泰民安、世界昌隆做一點善益之事吧!


轉載自:新浪博客 新寶藍色心域 - 拉珍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原則的奉告 —— 為什麼你們沒有資格得到勝解?

原則的奉告 —— 為什麼你們沒有資格得到勝解?


       你們看到這篇如實真心之奉告,一定會認為我在胡亂謾罵你們,這樣的想法就大錯特錯了。這不是謾罵,是對你們恰如其分的身份和後果定位,換言之,也是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我是以真誠的善心救你們。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乃至高頂勝古佛降世,此並非自稱而是眾德賢聖行文認證附議的古佛降世。你等邪類盲孽,焉有資格提問於佛求其勝解?但我今不教化爾等,爾等真還不知自己不但是經律論三藏外行,且還是犬翔堆上的臭蛹,總是翻來扭去,最終還得天然拋屍於糞,可憐嗚呼,地獄有份。出自於菩提聖心,就由我這個佛陀座下的三流弟子來明確告知你等邪惡妖孽吧。記住,我不是為名利而說,而是要讓你等明白,自己是何等低級渺小,是何等不具資格求得法義勝解的。
 
        最近,你等“恆生弟子”在網上提出問題,因爾鼠輩不通三藏,提問荒腔走板,卻自不知羞恥。如哪部經有說蓮花生大師有回春法?哪部經又說了維摩詰聖尊是多杰羌佛第二世?哪部經典又講彌勒佛和釋迦佛陀曾經是師兄弟關係?多杰羌佛真身是什麼身等等。還引出幾段《楞嚴經》原文要求為其說義。
 
        首先,你們要明白,佛法的義理,包括經中一語一偈一咒,都是無上尊貴,要在恭敬中求學。但凡初入三藏經典門梁者,都知道佛經法語的珍貴和尊嚴,必須誠心恭敬方可求問。舍利弗、阿難等所有尊者菩薩,在請南無釋迦牟尼佛講說法義時,個個都是合掌恭敬以膝著地白佛而言。能海法師,為求佛法,每天背水來回走40里路到跑馬山,只為向降巴格西求得法本中的ㄧ句話。從古至今,你們何時見過、聽過有邪惡之人或邪惡猖妖以邪惡輕慢之心得到過佛法?《毗奈耶經》和《本生傳》中均說到:不要對態度不恭敬的人、沒有生病卻包頭巾、戴帽子的人、打傘、拿手杖、帶兇器的人說法。而你們,原本已是十惡之徒,謗佛誹經毀滅佛像之闡提,分毫不具聞聽勝解經義的資格。你等更惡劣的是,對佛法沒有絲毫點滴的恭敬心,你們提問時,蓮花生大師去掉了大師二字直呼其名,維摩詰聖尊去掉了聖尊二字直呼其名,多杰羌佛去掉了佛字,直呼其名!就憑這幾條其隨便一條不淨業行,你們就是背亂倫常的辱佛妖孽,還能有任何提問資格而得到佛陀勝解經義嗎?你們以為自己是誰?佛菩薩的聖號是你等妖孽臭氣能呼的嗎?除非你能請佛降下真精甘露在遠處弟子手捧的鉢中,除非你能拿出圓滿無缺的五明聖量,你就可以直呼其名我不敢非議,因具平等覺量故 !
 
        而且,佛法在恭敬中求還只是第一步,就算你恭敬求知經義,也不一定能聽到經義,還要看此人具不具善根。就算具備善根,也要看緣起是否成熟,是否應該了知這個義理源流,故於法中有擇訣一法。藏密噶舉派米勒日巴祖師尋找瑪爾巴上師,見到一挖地老人時,問知不知道瑪爾巴上師住在哪裡?老人本身就是瑪爾巴上師,當時卻並不告訴他,而是首先讓他勞動,要他挖完半畝地,米勒日巴祖師恭敬聽命服從,以此作為考驗。米勒祖師挖完地後上山找到老人,問瑪爾巴上師居住何處,這時老人才說:“我就是瑪爾巴上師,你還不頂禮!”這還僅僅是問到瑪爾巴上師的住處在哪裡而已,還不是問經中一偈一語,更不是求勝解了悉法出源流。米勒日巴祖師為了學到佛法,以何等虔誠的心,費了何等千辛萬苦,盡了何等對佛菩薩的純淨忠誠,最後,瑪爾巴大師才傳了他大法。又如顯宗經藏,菩薩能聽的,羅漢不能聽,羅漢能聽的,凡夫沒有資格聽,所以才有佛說《妙法蓮華經》時五百羅漢退席,因為他們不具資格聞聽。這五百阿羅漢還都是具足清淨比丘戒,一心恭敬十方諸佛的聖者們,而邪師恆生及其恆生弟子派等,謗佛誹經、毀佛像、滅法音,本是五毒闡提罪子,怎能有資格聽解經中一語一咒一偈及法源始注?例如波旬魔王的子孫們,在沒有虔誠皈依佛教、成為真心信願的佛弟子時,釋迦佛陀是不會為魔妖邪怪說經中一語的,只會為開解誠信眾生而廣義說法,魔妖最多於中旁聽。這正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音,乃是為眾生的大事因緣而為所說,並非爾等妖孽們能以邪心求得勝解的。你們不僅不具恭敬,更狂背倫常,驕慢辱佛,能為你們這樣的孽妖開經說法嗎?能為你們引經據典嗎?能告知你們哪一部經上有佛之所說云云嗎?你們有資格得到經義論題的正解嗎?《毗奈耶經》及《本生傳》所定,不對態度不恭敬之人說法,誰給你們說誰就是輕慢世尊、輕慢佛陀所說經藏,輕慢丹珠爾、甘珠兒、密典、伏藏,輕慢馬哈、阿努、阿底、三約嘎和合教規,更況更高佛陀頂勝法義之境覺二行等佛法教規!誰為你等解說經義、源流,當與你等同擔罪業! 

        你們不是號稱覺域派恆生弟子,是西藏密宗嗎?身為密宗法門,卻不懂得除了三藏經律論和密典之外,有印度傳承的心印傳承,有放光表示傳承,到釋迦迥乃祖師時有“經幻心”傳承,蓮花生大師時有心印、放光表示及口說三種傳承和密義源流,白惹渣那時有口說傳承、耳傳承,蓮師伏藏內密中,有內密傳承、勝義內密傳承等等。這些傳承史歷,甚深淵源批注之奧義,至少要虔誠極度,具有三藏基礎,並於眾緣和合方可提問獲解,視其因緣成熟方可為之點化,否則不可為之開解勝義。更何況你等罪孽大如山海的人,有什麼資格聽到超越藏密的更高佛陀教法義理呢?你等明明只是鼠輩妖孽,就算把你們提升等級來看,也不過是樹葉上一隻蠶食青葉的小毛毛蟲,卻偏要認為自己是一條飛天龍,可憐愚痴至極啊!
 
        你們所提的問題,恰恰暴露出你們沒有讀三藏經律論,沒有讀密典,更沒有機會因緣深入過一點伏藏,更不知佛陀之甚深教法。一句話,沒有佛教學識基礎,沒有如法守戒,才會導致自不量力,處處違經叛教還自不知!就算你等放下屠刀,不再為害大眾,不再騙行,願意學佛,也必須是先學三藏,經過考驗,確定純淨虔誠之心時,方可據禮恭敬祈請,或可求得解義和源流出處。你們想想,恆性嘉措仁波且,比你們陳寶生虔誠太多倍,為求佛法,環台灣島長頭大禮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度母,才聞得一經法義,學到一部法。趙玉勝居士,虔誠至極,有了寧捨生命不捨法的決心,能放下世間萬有一切我執,又逢惡病死神降臨,多重因緣所匯,才能得見南無彌陀!而你等愚痴障業人,毫無恭敬,滿懷波旬魔子魔孫願力,騙財騙色禍國殃民惡貫滿盈,寧願為惡,也要謗法,也要騙財騙色,還想偷得經典法義疏注正解,何其愚致骨髓,天大妄想!
 
        禪宗二祖慧可大師,何等虔誠,為求勝解,在嵩山達摩祖師處跪求,祖師不為其說一句法。達摩祖師說:“要我為你說法,除非天降鴻雪。”二祖跪地三天三夜,虔誠感召天降大雪,二祖再求:“天已降雪,請聖尊為我說法。”達摩祖師說:“此非鴻雪。”二祖為表至誠,以戒刀斷臂,血染其雪,捧紅雪再求,達摩祖師方為二祖說法。你等卻恰恰相反,謗佛誹經,毀滅佛像之妖孽鼠輩,辱沒深法奧秘經義源流,視至尊佛法為口角兒戲,何其愚痴乳臭,欲行猖獗卻皮之不存焉得毛孔有基 ! 

        你們所謂的恆生 “大寶上師”,二十多年也未能學得內密灌頂的傳承,這是為什麼?因為他不具資格,因為他的德行離內密灌頂十萬八千里之遙。即便在他最虔誠的時候,他也只是一個波旬魔子小雜妖的根性。而你們這些人,最多就是小雜妖下面的盲同妖,除了誹佛之行,毫無敬佛之心,焉能佛前得知聖解?!你們正是《毗奈耶經》《本生經》所說不可對之說法的無有恭敬心之輩!
 
        以上所說均是佛法正教正典正理,但我還是為你等愚妖略作提點以示菩提之教,以揚聖教威光。蓮花生大師來源於色究竟天,蓮師修成返老回春之相,已為三時不變,呈顯十六歲尊容,在密典、在伏藏、在口耳心傳、伏藏靜、猛、速、頓、漸、超之法中有載錄,連普通聖者都只能聞其皮毛之理,何況恆生雜妖,盲同妖孽宵小,做夢也不可能聽聞到!就憑你們這樣的孽行蠢笨,還想盜法,亦是天下奇聞了!更何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法律儀的完整系統,不是藏傳佛教密宗,而是遵從三藏經律論無有山頭宗派的純淨佛教,是與釋迦佛陀和十方諸佛同諦,慈悲為本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為行持,與爾等招搖撞騙殘害眾生、收受供養斂財騙色之孽類,不共其途,當然無從知曉純淨至高的佛陀之法!就算你等轉惡為善突發虔誠,可以破格讓你佛前恭敬問道,你也還必須合於問道緣起和資格,方可獲聞勝解,懂了嗎??? 

        虛雲法師,朝拜五台山,三步一拜,歷經兩年,途中兩次幾近身亡仍誠心矢志不渝,終得文殊菩薩化現救渡點化。老法師對佛法是何等的虔誠恭敬,才得以證聖。你等盲孽最喜借《楞嚴經》謗佛,卻根本不懂《楞嚴經》講的是什麼,更是亂解虛雲法師所開示的《楞嚴經》義理。虛雲法師博通經藏,教理圓融,聖量達尊,已了證空性無礙,他以空性法身境界而起妙用看認楞嚴、融入楞嚴。所以,虛雲法師做到了的,陳寶生及其妖孽弟子不是做不到,而是邊際都沾不到!虛雲法師戒行嚴謹,穿的是百衲衣,吃的是粗糧,年過百歲還親自下田勞動。而陳寶生是一個只顧自己享受而奴役他人,是一個把自己的享受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窮奢極欲的花花公子、凡夫色狼,連吃飯喝水都要美女送進暗室,有時在裡面一待一兩個小時才出來,在法國大仲馬古堡,就是吉林省歌舞團頭牌美女谷雪瑩為陳寶生端茶送飯,而洪鐵生都已經八十歲了,還要被陳寶生奴役使喚。陳寶生的衣食住行除了高標準、趕時尚,其它概不接受。他全身上下,盡皆名牌,尖頭皮鞋耍時髦,六十多歲老態龍鍾還弄個流里流氣飛機頭,名牌手錶一流住行,吃活鮮大連鮑、上海大閘蟹,滿身血腥流氓行為,色狼行徑,令人作嘔!這樣一個污穢骯臟的貨色,爾等竟然把聖潔的虛雲老法師拿來跟他相提並論,真是不知羞恥、玷辱聖僧!虛雲法師在雲居山禪定,常常是有上頓沒下頓,以禪為食,乃至一坐就是三年,不吃不喝,他陳寶生連三天都餓不了,他能與老法師並論嗎?因此,虛雲法師這樣一個大成就者能說的,陳寶生及其妖孽弟子,沒有資格說!虛雲法師所說的楞嚴,全不是你等妖孽所能理解的楞嚴!
 
        單就《楞嚴經》來說,《楞嚴經》不是給那些沒有佛法基礎的普通人學的,比如陳寶生及爾等盲孽,本身就不懂《楞嚴經》,連基本心識關係,十八種心識之間的取捨、染凈、沈浮統統鬧不懂,《楞嚴經》所指到底是何理體,其體相到底為何,你們根本無從知曉,更不可能分得清經中所說何理應達何體,何行相契何境。你們不是以虔誠恭敬求解之心修學《楞嚴經》,而是以惡毒邪念起意,斷摘《楞嚴經》之章節來謗佛誹法而褻瀆楞嚴經義,因此,你們不可能以邪心而得《楞嚴經》正解,你們學楞嚴,百分之百落入斷滅見!
 
        就算是恭敬誠修的佛弟子,修學《楞嚴經》也必須謹慎,因其牽涉的證境和心識義理太深奧,這就比如一個剛學游泳的人,沒有人在一旁救護,你就讓他在水庫游泳,他一定會淹死,更不要說你讓一個剛學游泳的人到水流湍急、浪大波高的大江中去游,他連在池塘中游水的基礎都沒有,又怎麼能掌握識別急流水性而保自身平安?只有在水里已經自如無礙的游泳好手,他去大江中游,才不至於有危險。
 
        釋迦佛陀跳進地獄火海,都呈現吉祥無傷,火海當下化作蓮池,跳上刀山,刀山頓時變為蓮花,佛陀的境界比菩薩、阿羅漢不同,佛陀能做的,菩薩做不到,就算虛雲法師,也沒有佛陀這個道境。佛陀能讓你在遠處洗鉢捧鉢請虛空佛陀降甘露在你手捧的鉢中,這哪裡是菩薩羅漢能做得到的?更何況凡夫俗子,想都別想!就相當於幼兒園的孩子,你讓他念大學的課本,他不但看不懂,還會痛苦煩惱,不知所措。而陳寶生這只小雜妖和你等盲同小妖,把你們抬高來比喻,就如同幼兒園的小孩,且是惡習不好的小孩,你等連世界佛教總部的公告都理解不了,又談何理解經書?談何理解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世界佛教總部在公告中非常清楚地說明瞭《楞嚴經》的好處和弊端,從未否認過《楞嚴經》的益處,只是明確告知行人,學《楞嚴經》要具備什麼樣的基礎,猶如水中游泳一樣,要如何才能確保安全,避免落於楞嚴弊端的斷見或成楞嚴魔而墮地獄。而你們,才一開始,就已經自證犯下了斷見罪孽,已經不依法理取下諸佛之父的普賢王如來和多杰羌佛、十大金剛的法相,沒有舉行送聖法義,取下後又並非高供恭敬呈放,而是侮辱乃至絞碎佛陀、金剛法相,這麼大的罪孽連畜生都變不了,只會是墮入地獄!這不是嚇唬你等,而是闡提因果如是!
 
        爾等烏合盲同妖孽,還弄什麼一日一問,要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你們連一個基本的禮道法則都不懂,你們還聽得懂法音嗎?你們的頭腦都被嗔恨魔怨所侵蝕,你們還聽得懂法音嗎?你們連三藏義理都不懂,你們對法音同樣聽不懂。其實對你們說了這麼多,也是對牛彈琴。其它的暫且放在一邊不論,你們要說法音如何如何,說得對與不對,你們首先要做的是正你等的名,名正方能言順。證明瞭你們有評說法音的資格身份,你們怎麼說都行。要證明你們所提出的是正確的,就要首先證明你們的“大寶上師恆生”沾上了一點聖者氣。1、證明他的體質。2、證明他的智慧。3、證明他的道量。根據他的年齡,62歲,體重有180斤吧,要在身體上證明他的心風氣脈是通暢的,正如他說的他有震動金剛力,有健康的身體,那就要單手上金剛杵85斤供佛。我念他可憐殘虛之體,就不上供他應有的標準85斤,只上供75斤的杵吧。我今天就破一個格,只要陳寶生單手能上75斤的金剛杵供佛,雖然釋迦牟尼佛所說《金光明最勝王經》卷四淨地陀羅尼品第六規定:“……五者世間伎術五明之法。皆悉通達。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訶薩成就智慧波羅蜜。”《地持論》《瑜伽論》《因明入正理論後記》《真唯識量略解》均有雲:“菩薩求法,當於何求?當於一切五明中求。”《莊嚴經論》雲:“若不勤學五明處,聖亦難證一切智。”《菩薩地》雲:“一內明,二因明,三醫方明,四聲明,五工巧明,當知即是菩薩慧之本性。”但,我念其陳寶生身心殘虛,五明就免了,只要陳寶生能拿出兩明,或者只要能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韻雕“一石橫驕”的1%的部分雕下來或塑出來,我都認可他有那麼一點工巧明,雖然離大聖之五明還差得太遠,但我都把他當成候補聖者,我就破格把你們提出的問題一條不落全部引經據典答出,包括出於何經何典等。如果我拿不出經藏密典伏藏之據,我就斷臂謝罪拜他為師。而如果陳寶生拿不出我提出的這兩條,那就算了,因為他這個殘虛孽畜小雜妖,怎堪受正色提調,且又是闡提,我不敢收他為徒。只不過,他如果連這點基礎都做不到,就離聖者遙遠得無法想象了,還有什麼名份和資格對佛陀所說法音指手畫腳呢?這就叫做拉下遮羞布,死不要臉!!小雜妖陳寶生,你做給你的弟子看一看吧,證明一下自己雖然不具五明至少具兩明吧,證明一下自己單手拿不起85斤金剛杵杵,單手拿一個75斤金剛杵過肩供佛給大家看一看吧,量死你不行!凡夫俗子、虛殼殘體、愚頑頭腦、一明不展!無法證其體健,無法證其符合經藏聖者之份!恰如其份的比喻是,一個剛生下地四方亂爬食翔果腹的乳畜,能聽懂大學教授、博士導師在講什麼嗎?你們要是真聽懂法音了,還會做毀佛像、謗佛、謗法、抗佛經的罪惡之事嗎?你等所理解的那點佛學知識,要我來說,就無非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腳丫子裡面掉出來的一粒知識而已,你等竟然狂妄猖獗到誹謗法音!正所謂自作孽啊,你們會活生生看到自己是怎麼一步一步謗到痛苦悲慘中、謗到無間地獄里去的!
 
        再告訴你們一個現實,當年南無釋迦牟尼佛弘法時,波旬魔王、提婆達多、善星比丘、馬師比丘、滿宿比丘等等,凡是他們反對的,佛弟子們都擁護,凡是他們擁護的,佛弟子們都反對。你們猖獗到變相侮辱釋迦牟尼佛,你們 _在邪說「恆生仁波切弟子要說的話第五」中說:「請問第三世多杰羌佛,你教導的弟子怎麼總是不好呢?喜饒傑布被抓,丹增諾日橫死,喜饒根登病死,法音里贊嘆,最終卻悲慘下場。如今又說上師不好了,你的弟子都不好,這個為師的又好到哪裡?」你們選擇的謗佛角度太陰險惡毒,你們完全是在變相侮辱釋迦佛陀 _!因為釋迦佛陀座下的壞弟子比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所教化的壞弟子多得多,你們太會找機會侮辱世尊了!你們的含義是說釋迦佛陀座下的提婆達多、善星、馬師、滿宿等比丘及500多謗佛弟子都不好,釋迦佛陀就好不到哪裡去!難道不是這樣嗎?當然,也只有你們這些闡提罪子,誰都敢侮辱,西藏第一大聖法王降養龍多加參蓮師第二堪布阿秋喇嘛正式簽名蓋手印所說的維摩詰再來、是多杰羌第三世,你們不是現在公開反對嗎?你們難道沒有眼睛嗎?你們不是故意侮辱龍多加參阿秋大法王嗎?當然是,因為你們是魔種妖孫,慣以對抗佛菩薩聖者為本職工作。然而,因果的事實會告訴你們這個騙財騙色、禍國殃民的集團,你們所造的惡行,也會與提婆善星等同樣下場而自行毀滅你們的邪惡妖途!
 
        為此,我以慈心奉勸爾等,停下自戕之舉,好生懺悔反省,真心實意發恭敬虔誠之心,修學三藏,修學密典,好好塑造自己的無私德行,遠離騙色騙財殘害眾生禍國殃民。要你們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只辛勞義務為利眾生,終生不收供養你們是做不到的,但至少不要欺騙大眾,做一個利益大眾的好人,或許那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十方諸佛,會為你們講說佛法正理經義。 
        再次明確提醒你們,為什麼你們沒有資格得到勝解?請見《毗奈耶經》《本生傳》所定:“不要對態度不恭敬的人、沒有生病卻包頭巾、戴帽子的人、打傘、拿手杖、帶兇器的人說法。” 
佛弟子:宗正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70110號)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70110號)

世界佛教總部接到有人詢問,在建平的文章“问问陈宝生”中說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護法是獨髮母金剛、熱乎啦護法,嘛哈嘎啦總護法。為此我們專門請示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這個佛弟子不了解情況,嘛哈嘎啦護法、熱乎啦護法、獨髮母護法這三位是藏傳佛教最強盛的護法,我不是藏傳佛教,我也不是哪一個宗派,就是佛教,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十方諸佛的佛教,我的護法是不落入128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我的行持是《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和《什麼叫修行》,我的真諦是《藉心經說真諦》,我的願力是終生不收任何供養,義務為眾生的幸福和解脫成就說十方諸佛不二共理的如來正法。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眾生,包括陳寶生和陳饒真真。昨天,我發了一個誓,也不是我所願意的,是江嘉仁波且要發誓,我阻擋他不聽,他已經發誓出口了,把我逼來沒辦法,我才要發這個誓來向十方諸佛和因果擔保,讓江嘉仁波且心無餘悸。還是那些話,一切眾生,包括攻擊、污衊、破壞我的那些人,他們的幸福、解脫成就,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但是,佛教徒絕不可以誹謗十方諸佛菩薩和釋迦牟尼佛經藏,絕不可以行邪道誤害大眾。關於師資的考試,我自始至終從來都只贊同三藏經律論的考試,對什麼聖考我從一開始就不贊同,所以自始至終我沒有主持過一次聖考。

                 世界佛教總部
                                                                      2017626
(請見附件)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問問陳寶生

問問陳寶生


     又出來一個背佛叛教的魔妖之輩——陳寶生,心裡很難過。在成都親隨佛陀多年,看得多囉!末法時期,妖邪橫行,正法消減。且不眾生有多難渡,即使是名震天下的大活佛,法師,也難自持。當年在成都時,看著陳寶生,喜饒根登等來苦求佛陀收留,後來看到他們聲名漸高,弟子漸多,功德漸長,為佛法操勞,為他們高興,現在又看到他們背離佛陀正法之道而悲慘墮落而難過。

   陳寶生,我要問你,你忘了當年來拜師時的哭哭啼啼的可憐之相嗎?你忘了這麼多年佛陀慈悲為懷,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嗎?你竟無謙卑之心。當年在成都法會上,佛陀給你大加持,讓你給成都師兄們講法,摸頂加持。我當時就在場,因是佛陀的安排,也沒有多想。如果不是強仗佛力,你一介凡夫,真能愧領嗎?

   佛陀在《藉心經說真諦》一書里第618 頁里說:「我們這裡邊,有很多還很有境界的,其實其中就有菩薩在這裡邊,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們。」「那麼有沒有羅漢,明確的講,有!」你一介凡夫,成都佛陀師父的老弟子藏龍臥虎,佛陀師父大加持你,不然要折你多少福報和壽命哦!你忘了嗎?我就知道佛陀培養你多年,曾給你舉行飛空灌頂,曾給你灌頂時壇城盤旋,三洲感應,你這個背佛叛教的傢伙難道就忘了嗎?!你偽裝騙佛騙法這麼多年,本性劣根所在,終於裝不下去了,剝下偽裝赤裸裸跳出來與佛作對,你以為佛陀不知道你嗎?你不想想,為什麼你受了這麼多灌頂和加持,冒繃大活佛幾十年,佛法考題才得了十多分,低得羞死先人呢?

   佛陀在成都時,我曾親隨八年,種種聖舉點滴於心,一句話,為了培養佛教人才,為了眾生:「大悲利生無休息」,根本不考慮自己。記得有一次單獨與佛處一室,佛陀脫了皮鞋,背對我站在地毯上做事,我看見佛陀的鞋又舊又破,心裡難過,想買一雙新鞋供養佛陀,心念一動之間,就想用腳去試佛陀皮鞋的大小,好對碼購買。就在腳剛要伸進鞋的一剎那,佛陀猛然回頭喝止,說:「建平啊,我的鞋你不能穿,那裡面我畫有符的」。後來我才知道,弟子隨佛而行,連佛在地下的影子都不能踩,何況是穿佛的鞋,彌天大罪啊!陳寶生,你能象佛陀一樣,背對著弟子都洞察弟子的一舉一動嗎?佛陀法音里講過,你連弟子悄悄背著你去皈依喜饒傑布你都不知道。還在佛陀面前誇這位弟子的忠誠,被佛陀當面揭穿,你當時驚詫無比,面如土色,你哪有一點聖證量呢?佛陀的那些肉身不壞的優秀弟子如普觀法師、通慧法師和大西拉活佛等,你比他們差太遠,十萬八千里,他們又比佛陀差太遠太遠。羅漢尚有六神通,你有幾通呢?拿四川話說「你算個老幾哦」。

   佛陀對培養人才耗盡心血,極其包容。尊奉定海老活佛由於不聽佛陀的話,走火入魔,佛陀看他可憐,在講法時召他來替他降蟒蛇精,我就在場。後來又親隨佛陀前往定海家中又救了他一次,我們在樓外場地只聽樓上法鈴震蕩,動靜不小,然而,定海後來還是墮落了,佛陀對這些叛佛妖魔都盡力輓救,但你自己執迷不悟,一意孤行,救得了你嗎?陳寶生們,丹增諾日們,喜饒傑布們,你們難道是真心想跟隨佛陀學法成就嗎?!錯!我總在想,你們地位這麼高,名聲這麼大,墮落這麼慘,為什麼?哦,原來你們最終剝下偽裝,亮出真容,都是名利之徒,打著佛陀的旗幟,爭名,騙財騙色,爭弟子,你們難道不懂因果嗎?難道不知道反對佛陀就是妖魔嗎?難道不知道與佛陀作對的後果嗎?

   曾經有位行人,在壇場內問佛陀:您講的我認為的不是這樣,究竟是您的對還是我的對呢?話剛落音不久,當場倏然倒地,並且脖子上無中生有一道刀痕,血流如注……佛陀慈悲,不會計較這些狂妄之徒。但護法聖神要護佛護法,加以懲戒的啊!你知道佛陀的護法是誰嗎,最厲害的,獨發母金剛,熱呼啦護法,嘛哈嘎啦總護法,難道他們不護持佛陀,護持佛法對妖魔進行懲罰嗎?你等著吧,因果使然,跑不脫的。陳寶生的弟子們,你們好好想想,你們是皈依的三寶:佛,法,僧。你們是在學佛,你們是想福慧增長,了生脫死。而不是想學與佛對立的魔妖,陳寶生這對佛法一竅不通的反佛妖人,你們跟著他,最終只有一句「弟子與師皆陷王難」!回頭吧,好好向佛陀懺悔。好好聞佛陀法音,好好學習《極聖解脫大手印》,《什麼叫修行》《了義經》等,依佛之教,如法行持,還是有希望的。
                                                   
慚愧行人:建平
2017年6月25日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是什麼因緣讓陳寶生在拜師27年後突然要離開?

是什麼因緣讓陳寶生在拜師27年後突然要離開?
6月3日,「達楚恒生仁波切」陳寶生通過其工作人員將自己寫的一篇題為《關於世界佛教總部公告相關的說明》(以下簡稱《說明》)轉發到了各學佛微信群。陳寶生通過這份《說明》公開樹起了背叛佛陀、離經叛教的大旗。
  許多人都知道,陳寶生於1990年起就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曾號稱「藏密八大活佛之一」,法號:恒生。他追隨羌佛學佛已有27年之久,是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頗負名氣的一位仁波切,座下弟子上萬人。因此,他突然發的這份《說明》在佛弟子間引起了軒然大波。許多人不理解,為什麼他在拜師 27年後突然要離開他的佛陀師父?如果你們知道跟隨釋迦佛陀24年,是佛陀座下具足多聞的弟子——善星比丘,就不奇怪了。
  對此,陳寶生自己在《說明》中說了一句:「近一年來的種種因緣示現使然,讓我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那麼,究竟是什麼因緣示現,讓陳寶生能如此果斷的決定背叛佛陀?如此決斷地作出謗佛謗法,離經叛教,毀滅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十大金剛佛像的邪魔決定呢?
  在這裏,我不想逐條逐句批駁陳寶生癡人說夢的《說明》,而是要簡單直白地把事實告訴大眾,讓大眾明白因緣真相,這才是所有問題的關鍵所在!
  一、經論筆試僅得18.5分
  眾所周知,2016年最重要的因緣就是世界佛教總部所舉行的考試。這次考試,陳寶生是以書面100題筆試、「仰仗辦聞法點,讓眾生聞聽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而獲得的功德」而入考才取得了「藍三黑一段」,這個結果說明了陳寶生還不是一個聖者。
  對於考試結果,陳寶生造謠說:是世界佛教總部在迫害他,故意給他低分。更惡毒的是,在泰國他讓弟子賭咒發誓:永遠只忠誠他不變心,如果誰要聞聽南無羌佛的法音或再看總部公告,你們就要全力破壞。讓弟子發下這樣的毒誓,實質是陳寶生想以邪說控制弟子,殘害大眾墮三惡道。
  為此,我向總部諮詢,為什麼總部不將去年對陳寶生所編邪惡修行守則的批駁以及他的考試成績公示於眾?
  總部回復:總部去年對陳寶生邪說的批駁,本不應該公開,但現在鑒於他正邪顛倒,如此邪惡迷惑大眾,還變本加厲,不思悔改。迫不得已時總部將公開 這份批駁,讓大家鑒別一下,究竟是總部在迫害他還是他自己水準太低劣?也讓所有佛弟子看看陳寶生是如何不懂經教、如 何欺騙弟子、如何把那些迷茫的弟子推向 三惡道的。佛弟子看了這份批駁,知道了正知正見的法義,自然就認清他是邪是正了。
  經我再三懇請,總部才同意讓我恭閱總部在去年十一月份對陳寶生所自編邪惡守則的批駁,並讓我看了他的百題考試答卷。看到他的答卷,我大吃一驚,可以說陳寶生對經律論門都還沒有入。他在100道題筆試中,很多考題答錯,亂答,牛頭不對馬嘴,其中有35道題一句也答不上只得留個空白,零分。顯然,他對這些題的法理一無所知才無法解答。
  從世界佛教總部在第20170101號公告中所公示的20道試題可以看出,總部考試的所有試題都是出自經律論的正知正教,而且這些題目並非生僻考題,有些甚至是很基礎的佛教知識。據透露,僅僅這樣的考題,還是給陳寶生兩天時間,允許他將考卷拿回家上網查資料或查書後做答的開卷考試。筆試總共一百分為滿分,而陳寶生只考到可憐兮兮的18.5分。
  我請求總部公開陳寶生的這份親筆答卷,慈悲的總部聖德們不同意公開。聖德們認為要給陳寶生改邪歸正、利益大眾,讓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給他一個學好《學佛》一書的機會。
  陳寶生,如果你還要冒充自己通三藏,認為是總部故意迫害你,那你敢向總部申請或要求把你的親筆書面考卷公開在網上給你的弟子們看嗎?真金不怕火煉,給你一百個膽,你都不敢。因為你的經律論知識基礎太差,是不敢拿出給弟子見面的。難道不是嗎?這徹底說明你陳寶生只是一個根本不懂經教,不明法理的凡夫。可就是你這樣的凡夫偏偏敢大言不慚、不知羞恥的說「引領眾生深入經藏」。試想,一個經律論法盲的眾生來引領眾生,以盲引盲,豈能不帶領眾生墮入三惡道?
  陳寶生說:「佛法八萬四千法門,門門都可以讓眾生成就」,確實如此!但其前提是每個眾生都必須按佛陀的教導去修行修法守戒,不能謗佛誹經,不能撤佛像辱金剛,不能把佛像、金剛像碎掉。而今陳寶生公然背叛佛陀,誹謗佛陀,欺師滅祖,連佛弟子、居士資格都夠不上了,他已經是罪惡闡提,除了罪業灌身, 地獄有份,還哪來的法門可修?哪來的成就可達呢?哪來的光明可言呢?癡人說夢話罷了。如果陳寶生還不及時醒悟,真心懺悔罪業,還淨戒體,又怎麼可能會有聖者佛菩薩再給他傳法呢?我問你們:「淨業世界」的佛國怎麼可能容的下他呢?當然他最終也必然能取得「大成就」,那就是與善星比丘一樣的阿鼻地獄刀山火海的「成就」。
  二、自編儀軌和《守則》受總部聖德批駁
  再來看看這十幾年來,陳寶生要求弟子每天修學、念誦的「雲慈正法會共修儀軌」和「修行者守則」內容,究竟是符合經教法理的內容,還是控制、詐騙弟子的邪惡枷鎖?
  去年,有陳寶生的弟子把他編寫的「修行者守則」和「雲慈正法會共修儀軌」原文寄給世界佛教總部鑒定。總部聖德們發現這個「修行者守則」和儀軌完全違背經教法理,殘害眾生,已帶領他的弟子墮向三惡道。
  為此,總部於2016年12月11日發佈《特別公告》嚴正指出:「有幾位在世上名聲響亮的為師者,……胡亂編竄修行、修法、回向、發願、戒律條例規定,以假儀軌、假佛法,讓弟子照辦修學,以此控制弟子效忠他們。」再次提醒陳寶生要改邪歸正。總部聖德大慈大悲,為了拯救他們師徒,還對該守則逐條批駁。陳寶生見到罪錯太大,無奈之下,他通知弟子停止修學那份罪惡騙人長達十多年的儀軌和守則。總部聖德重新教正儀軌後,在2016年農曆年的最後一天發給 陳寶生,他才通知弟子重新起修總部改好的儀軌。
  佛教徒的準則只有大聖者菩薩才能制定,連小菩薩都沒有資格。但陳寶生身為一個邪惡凡夫,偏偏要制定這篇胡說八道,罪過無窮的「修行者守則」! 據總部聖德們說,他所編的行持準則百分之八十違背正教、正法、戒律,以妖言惑眾矇騙弟子,完全把佛經法語斷章取義,胡編亂篡結合,加上自己的邪惡語句,且文理混亂,不懂法語,一派邪說,罪過太多太大,迷惑了多少人誤入三惡道,徹底露出了一個附佛外道的邪惡本質。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諄諄告誡大家沒有證到菩薩不能作開示、不可亂講。可陳寶生等人就是不聽,膽大到編寫邪說守則,欺騙弟子十餘年,一起入三惡道。
  請詳見文後所附,《總部聖德批駁陳寶生編寫的「修行者守則」全文》。
  三、被羌佛呵斥,讓他自感無法再偽裝為菩薩
  陳寶生歷年來一直打著羌佛旗號,說他自己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臺灣的第一個弟子、密宗八大活佛之一等等,利用其上師身份,以收供養或做生意的名義騙了很多人的錢財。
  自去年開始,陳寶生的騙錢斂財行為被慢慢揭露。為此,2016年7月,在陳寶生的法國古堡中,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數次說法,當著陳寶生和大眾的面,對一些不符合上師身份的行為、行騙弟子的行為作出了嚴厲的批評,這也讓他的面子掛不住。
  特別是,世界佛教總部所組織的考試結束後,佛弟子們可查詢到了陳寶生的考試結果只是藍釦段位而不是金釦,而且總部在公告中說得非常清楚,藍釦不是聖德,不是成就的聖者。這個結果讓陳寶生感覺特不舒坦。因為,在考試前的十多年間,他在弟子面前總是以大聖者自居,高坐法台接受弟子稱呼他為「大寶金剛上師」,接受弟子給他的禮拜和供養,還有意無意的暗示弟子,自己是大菩薩。甚至在臺灣讓他的手下故意在法會上當眾拿出金釦二段的證書,後來又說拿錯了,改拿藍釦二段的證書。而今總部的考試無疑揭開了他「以凡充聖」的真面目。
  為了迷惑大眾,陳寶生讓他的親信在弟子中、在網路上繼續鼓吹他是不退地大菩薩,說他在考試中謙讓,才故意不取得高段位,免得其他上師沒面子。一些愚癡弟子還真信了他說的這些鬼話,但也還是有很多人寫信到總部反映他的種種問題。
  在這種種情況下,陳寶生知道自己已經不能再裝成大菩薩繼續騙錢了。更重要的是,經過幾個月的苦思冥想後,他明白如果連最慈悲的羌佛都批評了他的所作所為是騙子行為,而憑他這樣的行為,根本不可能在總部的每年年審中蒙混過關,那才是最悲慘的。所以,如果他想要鞏固他苦心經營二十多年的「斂財平臺」,想要繼續以「上師」的名份騙供養收錢的話,唯一的一條路就只有脫離世界佛教總部,背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徹底斷掉關係,南無羌佛就無法制止他行騙弟子的惡行了。只有這樣,他才能逃過世界佛教總部可怕的年審關。這也就是他為什麼會說出「近一年來的種種因緣示現使然,讓我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了。
  無論陳寶生在《說明》中如何狡辯自己沒有自稱大菩薩,如何聲稱自己只是因為「法緣」的選擇,都不能幫他脫離罪惡,反而讓大家看到一個道貌岸然嘴臉下的貪婪好色本質。因為,佛陀從來不會開除眾生,而背叛佛陀的所謂「法緣」只有兩條道路:不是外道,就是魔道。
附件:
《總部聖德批駁陳寶生編寫的「修行者守則」全文》
  去年有陳寶生的弟子把陳寶生編寫的並沿襲十幾年要求其弟子每天修學、念誦的「修行者守則」和「雲慈正法會共修儀軌」原文寄給了世界佛教總部。總部聖德們看過後,發現這個「修行者守則」和儀軌完全違背經教法理,殘害眾生,是妖邪之師所為,犯下墮入三惡道的罪苦,遂對該守則逐條批駁。透過聖德的批 駁,我們就知道像陳寶生這樣一個人是引領眾生成就呢,還是引領眾生到三惡道呢?r>對「雲慈正法會共修儀軌」和「修行者守則」的批判原文
2016年11月
  所有不看公告、不聽佛陀教化的佛教人士,你們看一下邪師騙子把你們害成什麼樣了,是怎樣讓你們在不慎重、不知不覺中走進三惡道的。
  根據恒生的資質,是根本沒有資格作儀軌和修行守則的,就是比他高得多、顯赫的密宗祖師也是依傳承傳下來的儀軌準則,除了三段金釦道行例外。佛教史上確實有自製儀軌準則的人,但結果全部都是附佛外道,屬邪惡騙子。未到金釦三段以上,編造儀軌、回向發願、祈禱頌文,都是犯根本戒的,原因是由於編造, 就沒有傳承,自然沒有傳承悉地加持。更況恒生是一個邪見充遍的佛教外行,但是從他考到的段位上看,他考到了「藍三黑一段」,是藍釦中的上中水準,很不容易了,可他是依仗辦了很多聞法點的功德入選的,是因為聞法人聽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生的功德,並不是以他本身的道行成就和修行及經教學識考到的。
  根據恒生以下胡編亂寫妖言惑眾的認知,他是沒有道行的,而只有滿身罪業。如果用道行成就入考,他只能在段位上拿零分,原因是罪惡無道,他是一個披著佛教佛法外衣的邪惡妖師,所以他的書面百題經律論考不到二十分。
  根據這兩篇「雲慈正法會共修儀軌」和「修行者守則」,完全是妖邪之說,是借用佛教的人妖的本質顯現,不但不懂佛教,而且更是一個欺師滅祖的敗類!
  儘管已經把四皈依改成三皈依,但是,恒生是跟誰學佛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降世在這個世界上,他是跟羌佛在學,怎麼不首先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呢?也不頂禮南無釋迦牟尼佛呢?整個共修儀軌裏面沒有一句提到他的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是一個懂傳承的佛弟子的行為嗎?
  這個恒生哪裡是一個具師資的人?只有妖邪、騙子、叛徒才會這麼做。恒生搞什麼亂七八糟的「行者守則」罪過無窮!佛教徒的準則只有佛陀和大菩薩才能制定,連小菩薩都沒有資格,恒生這個凡夫、佛法的外行孽子有什麼資格制定守則?完全是把佛經法語斷章取義,胡編亂寫,且文理混亂,不懂法語,一派邪說, 編的行持準則十二條裏面就有十條違背正教、正法、戒律,罪過太多太大,徹底露出了一個附佛外道的邪惡本質。
  佛陀師父多次諄諄告誡大家沒有證到菩薩不能作開示、不可亂講,可你們就是不聽,還大膽到編寫邪說守則,欺騙大家一起入三惡道,我看現在正好以此為契機,把這兩篇罪惡的邪說發下去給大家看一看,讓大家知道這些不聽佛陀教導、不遵教規的附佛外道、江湖騙子邪師們是如何欺騙殘害佛弟子們的!
  下面我簡單地逐條指出這兩篇邪說的罪惡孽子亂世妖章。
一、陳寶生自編「共修儀軌」中存在的邪見
  共修儀軌乍一看都是摘抄經書法本,外行看來好像沒有錯誤,其實罪惡極大!恒生打的是密宗覺域派招牌,但正如我前面已經講了,這個共修儀軌裏面沒有一句提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是任何密宗佛弟子首要的傳承根本第一佛陀,也沒有覺域派始祖祈請句。恒生這樣做完全是在欺師滅祖。任何人在共修或者自己 修法的時候,都應該首先就至誠恭誦「南無多杰羌佛」!這是一個佛弟子以依傳承得加持的重點根本!!!他恒生犯下墮金剛地獄的罪,跟隨效忠的弟子也逃不掉罪惡的報應。
  皈依不只是口頭念誦,而是要與頂禮結合起來,升起皈依境觀三根本。所以禮拜應該是首先禮拜,啟動傳承在開始的時候,而不是共修結束才禮拜。你們哪一個人見到佛陀或大菩薩的時候不當下禮拜,而是離開的時候才禮拜的?外行到了這一等次,竟然還能騙過大家。
  共修的佛弟子很多,要照顧到老弱病殘孕小等等,所以不能規定全是大禮拜,不能強求。
  共修要強調不能只是念誦,而是要實實在在地「遷意修」,這一點必須要在共修儀軌裏面強調。沒有遷意修,只是空念的,唯一只有咒語,但也得觀想本尊。
二、陳寶生自編《修行者守則》中的邪論
  ——「不可任意誹謗他人」:難道說不任意、有意特意的就可以誹謗他人?
  ——「貪求世俗之物」:應該是無論對什麼物品,只要是他人的,包括出世之物,都不該起貪念。就是屬於自己的物品,也應該作因緣觀,隨時隨地生起無常的覺照,不可執貪。
  ——「不可懈怠放棄修行」:至少應該是「不可放棄六度實修」,羌佛在《什麼叫修行》這一經裏面說得非常清楚,修行要有所依對緣,所以要具體化。不然,如果按這個所謂的守則去修,就是修魔行。
  ——不是「不可憎恨一切有情」,而是不可生瞋恨之心,無論有情或解脫之聖,均不可對之生憎恨。
  ——「不可沾染追逐情愛」:哪裡是一句追逐情愛能代表的?更況愛指的是受之因愛之果,愛之因取之果,愛不是沾染追逐造成的愛,不是自己能想不沾染追逐就不沾染的,而是有受自然生愛,所以必須治受。只說「不可沾染追逐情愛」,完全是不明因果,屬於摘葉尋枝、避重就輕,應該是不可落入貪瞋癡愛。
  ——「不可任性破立誓言」:妖人之說啊!要看是什麼樣的誓言, 如果是為了行菩提道而對佛菩薩所立的誓言,那無論是任性或者不任性,都不可以破。如果是邪知邪見的誓言,必須要當下破除,否則必然落入三惡道!如發誓願供養了邪惡上師,如不當下破除,必然助邪殘生,同擔罪業,最終堅守邪惡誓言的人必墮地獄!!!
  ——「不可背後譭謗師行」、「不可故意妄言欺師」、「不可忤逆上師父母」: 這三條裏面,首先要確定這個上師是不是真正的聖者上師,這個才是根本的問題,只有金釦三段以上的才是真正的大聖德。如果這個師本身是一個凡夫甚至是一個邪師,那就絕不能適用這三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多年前就已明確規定廢除密宗的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法,恒生還要將其改頭換面,讓弟子實施,如此妖孽猖獗之舉?!乃至把佛降甘露受用戒規裏的,嚴慎耶戒中對佛陀和等妙覺菩薩,起用的特定戒改寫後,用在非佛陀等級的為師者身上,實在罪惡滔天!
  ——「不可違背良心道德」:良心道德是空洞的概念,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不同的人對良心道德有不同的認知,所以不能作為衡量的標準。故佛陀才要求佛弟子先修習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進而生發菩提心,方能染心證淨心,而不是什麼世俗情感的良心。
  ——「敬禮無上金剛師」:這句話是罪大惡極的,因為只有佛陀才是無上,餘者都是有限的,包括妙覺菩薩,由於已發願退下來當菩薩渡生,已經沒有在佛陀報土執法了,所以都不能稱無上。這是最起碼的知識,難道恒生都不懂嗎?後來雖然改成了「敬禮第三世多杰羌佛」,但這樣一來,後面的句子就必須全部要改,因為錯罪太盛,這不是佛陀的法旨!!!
  ——「無常大鬼吞」:無常不是鬼,鬼是眾生道之一,無論什麼鬼,也是無常中的眾生,換言之,是無常的食物,而不是鬼吃無常,鬼不吃人,任何大鬼都不是無常,而屬無常之體。鬼也是佛菩薩要救度的物件,不可以這樣侮辱鬼。
  ——「今逢上師教」:這個上師到底是正是邪?釋迦世尊報化以後,佛弟子以戒為師。現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住世,所有佛弟子都以羌佛為師,怎麼能說上師教?如果是個邪師,那依師之教就只能到地獄裏面去了。而寫這個所謂的「修行者守則」的就是個邪師!恒生這個孽子如此欺師滅祖,是可忍孰不可忍!
  ——「成就悉依師,當視之如佛」:更是胡說八道,佛弟子按佛陀的教導修行,依正法而成就解脫,怎麼會是成就全部依靠上師?如果是邪師,那結果就是墮落!況且,即便是金釦三段以上的大聖德,其功德證量與佛陀也是天地之差,又怎麼能視之如佛?在密宗有這樣的講法,但那是指所依之師是成就的聖者,是絕對按照佛陀和本尊法義規則修行的聖人,他恒生的正法成就在哪裡?成就了什 麼道果?
  我們佛教對魔軍也是訴諸於理的。也許有萬分之一的恒生的魔種弟子不服,會說:「那些語句觀點,是從經律論和儀軌中摘取的,不是我們上師的錯。」我早在上面說了,斷章取義本身就是罪。而佛菩薩能用的,你上師不能用,比如金剛願,比如嚴慎耶戒,比如成就悉依師等等,這些都是大菩薩等級的上師,才能實行的。
  也許有些人非要認為你的恒生是聖者、是菩薩,那我們就來一個公平的鑒證好了。只要他恒生拿出道行上的證量和修行考一次八風陣,哪怕只要以道行聖考藍釦一段,我會認可他的修行和道量功德是超過了妖孽造罪的,或者報考一次金剛陣不被陣壓,或者敢站出來亮一次道行鬥一次法取勝了,我都認可你的上師恒生是功大於罪的。如果恒生也不服,認為他自己是聖人,有資格造儀軌、準則,是懂經教的,那我們就把他的百題考試公開,讓大家看一看,到底是佛教外行呢?還是不通經教呢?
  ——「全賴師悅樂」:如果一個上師有悅樂的心,只能說明這個上師是凡夫!而且是一個大騙子凡夫!!!
  ——「金剛師兄弟」:難道沒有師姐、師妹嗎?
  ——「悉發金剛願」:完全張冠李戴,未證金剛果乘所發的一切願,都是會隨五蘊消失無蹤的,哪裡有不壞金剛之力?他恒生離證金剛地差十萬八千里,金剛乘行者必須能內密灌頂,而首先必須能證菩提聖水果,作為灌頂水母。
  ——「能穩速登聖,世世隨恩師」:穩的什麼?這已暴露出要弟子隱瞞與他見不得人的污穢之事。愚昧的那些弟子,穩到現在,速成聖了嗎?他恒生成聖了嗎?而是速成了三惡道種子!要解脫成聖,必須依佛陀教導,持戒、修行、修法,錯一步都不行。佛陀恩師所說法的《學佛》一經,就講得很清楚,不符合行、法、戒,穩到死,你都不會成聖,與穩毫不相關。而解脫成聖進入佛土世界,皆以諸佛大菩薩為師,進而荷擔如來家業,哪裡能世世隨某一個上師、永遠當凡夫做弟子呢?再說,有了跟隨某一個上師的世俗情感,有更大菩薩來了,不跟嗎?落在 俗情之中,又怎麼能解脫成聖呢?
  ——「自他魔軍皆消滅」:消滅魔軍本身就是魔行。妖魔也是眾生,需要救度而不能滅掉,只能說為防止其障道,要降伏魔軍,使之依佛陀教法而修正行,這才是菩提心使然。所以最大的波旬魔王,釋迦世尊也沒有去消滅它。恒生如此邪惡,佛陀也沒有滅他,還是在慈悲教化救度他,望他改邪歸正。
  ——「同共如來三生證」:三生是成不了如來的,包括比他恒生高百千萬倍道行成就、具五段金釦的彌勒菩薩,到現在還沒有圓滿成佛呢!而且,如來也不是三身的概念。
  ——「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難道誦這等邪惡儀軌的人不是眾生嗎?我等本來就是眾生,他恒生自己更是一個邪惡眾生,沒有成為聖者的!
  ——「願得智慧真明了」:智慧並不是得的,而是依戒得定,依定生慧,是自性本具、本自生發的,不是外來所得。
  ——「稽首禮三生」:禮什麼三生?有生就有滅,生是無常滅幻體。只能禮敬諸佛菩薩、聖尊!竟然把稽首三界尊改編成文理不通、違背正法的禮三生!
  ——「聖言並現證」:只有佛說的經才是法語,才是聖言!退一萬步說,就算他恒生現證了,證到的是什麼?在哪裡?恒生能拿得出來嗎?妄言誑惑大眾,可惡的江湖騙子妖人!!!誤害眾生,萬劫難以復還。
香格瓊哇
轉載自:佛教正法中心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497008697
向佛菩薩懺悔,向佛弟子們道歉
  今天早上,世界佛教總部告訴我,昨天文章中對陳寶生考試的部分計算錯誤,為此我到總部再次核實了陳寶生的親筆考卷,確實是我的統計錯誤,陳寶生有47道題一句也答不起,我卻錯寫成了他有35道一句也答不起。為此,我謹向諸佛菩薩檢討懺悔我的疏忽,向所有看了這篇文章的人作一檢討道歉,現在糾正如下:
  世界佛教總部的經律論100題考試,陳寶生只答對了10道簡單的基礎題,有43道題他的答案或者正錯混亂,或者義理斷章,或者文不對題,或者張冠李戴,或者錯綜百出,或者邊際不著,更有47道題陳寶生完全答不出一句,成為空白,所以整個100分的試卷陳寶生只得了18.5分,事實證明了他是一個不通經律論的佛教外行!這樣亂經亂教、不通論學的水平,已經是低劣到不堪一言了,這樣的人能帶領你們深入三藏嗎?能帶領你們回歸本源嗎?唯一是把你們快速帶向三惡道!由於你們謗佛誹經,甚至於公開抗鬥釋迦牟尼佛法旨。《合部金光明經》陀羅尼最淨地品第六:「……於世間五明之法皆悉通達,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訶薩成就般若波羅蜜。」《菩薩地持經》菩薩地持方便處慧品第十四:「云何菩薩自性慧,入一切所知境界,隨入已如法擇觀緣五明處,所謂內明、因明、聲明、醫方明、世工巧明,是名自性慧。」《瑜伽論》云:「菩薩求法,當於何求?當於五明處求。」《瑜伽師地論》卷38則說五明是「一切菩薩證所應求」。陳寶生這樣一個不符合釋迦佛陀經藏規定、一明都沒有的凡夫俗人,你們不顧佛說經規旨意,反其道而行之,對抗釋迦牟尼佛,把罪孽凡夫宣傳成聖者,此等還不懺悔對抗釋迦佛陀經義之罪,去惡從善,誰也救不了你們了,凡與你們接觸的任何人都會沾染黑業,業障上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釋迦牟尼佛佛教教徒,慚愧比丘 香格瓊哇
2017年6月9日
轉載自:佛教正法中心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497063911